无人机杀死我的孙子,美国作何解释


也门萨那——我16岁大的孙子、美国公民阿卜杜勒拉赫曼(Abdulrahman)被美国的一次无人机袭击杀死在他死后第二天早晨,我从新闻报道中得知了此事 2011年10月14日,导弹杀死了他、他的一名十几岁的表亲,以及其他至少五名平民两个男孩当时正在也门南部的一家露天餐厅吃晚餐 等到我能够忍受这种痛苦之后,我就去看了现场,看了他在生命最后一刻所坐的位置当地居民告诉我,他被炸得粉碎他们向我展示了他们埋葬他遗骨的地方我站在那里,询问我的孙子为什么会死 近两年后的今天,我仍未找到答案美国政府一直拒绝解释阿卜杜勒拉赫曼为何被杀直到今年5月,奥巴马政府出于所谓的提高透明度,才公开承认了全世界已经知道的事情,即它要对他的死负责 司法部长小埃里克·H·霍尔德(Eric H. Holder Jr.)只是说,阿卜杜勒拉赫曼并非“目标”,这种说法引发的疑问比解答的疑问还要多 我的孙子被他自己的政府杀死了奥巴马政府必须对自己的行为做出解释并承担责任周五,我将向华盛顿的一家联邦法院提交诉状,要求政府做到这一点 阿卜杜勒拉赫曼出生在丹佛他7岁前在美国生活,后来到也门与我生活在一起他是一个典型的青少年,爱看《辛普森一家》(The Simpsons),爱听史努比狗狗(Snoop Dogg)的音乐,爱读《哈利·波特》(Harry Potter),并有一个朋友众多的Facebook页面他一头卷发,戴着和我差不多的眼镜,脸上常带着憨憨的笑容 2010年,奥巴马政府把阿卜杜勒拉赫曼的父亲、我的儿子安瓦尔(Anwar)放到了中央情报局(CIA)和五角大楼的“猎杀名单”上这份名单列着的恐怖分子嫌疑人都是清除目标2011年9月30日,一架无人机要了他的命 安瓦尔也是一名美国公民美国政府多次指责安瓦尔从事恐怖主义,但是从来没有以任何罪名指控他没有任何法院审议过政府的声明,也没有任何犯罪行为的证据呈交给法院他不应当被剥夺作为一名美国公民的宪法权利而被杀 2011年9月的一天清晨,阿卜杜勒拉赫曼独自从我们在萨那的家中出发,去寻找多年不见的父亲他给自己的母亲留下了一张便条,说他想念父亲,想要找到他,并请求她原谅自己未经允许就离开 阿卜杜勒拉赫曼离开几天后,我们听说他一切安好,在也门南部的家族故乡与表亲们在一起,于是放心了几天后,他的父亲在数百英里外的一个北方省份被美国无人机定点清除安瓦尔死后,阿卜杜勒拉赫曼给我们打电话说,他准备回家 那是我最后一次听到他的声音他在他父亲死亡仅两周后被杀 这个认为无需为杀害本国公民作出解释的国家,并不是我曾经知道的美国1966年到1977年间,我实现了儿时的梦想,作为一名富布赖特(Fulbright)奖学金学者在美国学习,获得了博士学位,随后作为一名研究员和助理教授,在新墨西哥州、内布拉斯加州和明尼苏达州的大学里工作 对那些岁月,我有着美好的回忆作为一名学生首次来到美国的时候,我寄住的家庭带我去海边露营,还一路开车去约塞米蒂国家公园、迪士尼乐园和纽约等地那些经历太美好了 回到也门后,我利用在美国获得的教育和技能帮助自己的祖国,担任了也门的农业与渔业部长,建立了国内领先的高等教育机构伊卜大学(Ibb University)阿卜杜勒拉赫曼曾经跟我说,他希望能追随我的脚步回美国上学现在,一想到这些谈话我就受不了 安瓦尔被列入美国政府的军事打击名单、但尚未身亡之前,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和宪法权利中心(Center for Constitutional Rights)曾代表我提起诉讼,挑战美国政府的声明,即它有权杀死被认定为国家之敌的任何人 法院驳回了诉讼请求,称我没有资格代表儿子提起诉讼,而且政府的定点清除计划超出了法院的司法管辖范围 阿卜杜勒拉赫曼和安瓦尔死后,我再次提起诉讼,寻求答案并追究责任美国政府再次辩称,它的定点清除计划不在法院管辖范围内在一个基于制衡体系的宪政民主国家,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