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策如废纸 各地诸侯疯狂逐利不舍卖地钱


为遏止地方过度开发房地产,以及滥收、滥用卖地所得即土地出让金,中央曾下达文件规定,自二○○七年起,各级政府的土地出让金全额纳入预算管理,接受同级人大监管但审计结果显示,两年来各路诸侯根本没有把中央的指令当回事,动辄过亿元的卖地钱绝大部分成为地方官员可随意支配的金库 国家审计署前天公布部分省市财政预算管理审计报告,称审计抽查的十个省和六十四个县市有超过六百亿元的土地出让收入未纳入预算管理,超过七成的开发区预算收支也未纳入当地的预算管理这一结果表明,被抽查的省市无一例外地抗拒执行国家政策,全部违反财政纪律这也是一个法不责众的尴尬局面,国家政策如同废纸,难怪审计署失却往年公开点名违规省市的勇气 地方政府极不情愿将土地出让金的收取使用过程放在阳光下,原因在一个利字土地出让金是各地政府握有的土地使用权的交易价格,当局低价征地,高价转让给开发商,中间差价名为土地出让金,全数落袋,从而成为地方政府预算外、非税务收入的主要来源,GDP增长靠它,政绩工程也要靠它,大小官员的灰色收入乃至花天酒地的开销更离不开它 疯狂逐利鱼肉百姓 另外,国家对土地出让金的使用范围有过明确规定,用于征地和拆迁补偿支出、土地开发支出、支农和城市建设支出,以及保障中低收入民众住房这些和百姓利益息息相关的事,当局本来敷衍塞责,心中有鬼,倘若将土地出让金纳入预算管理,等于将为政者盘剥、鱼肉百姓的伎俩公诸于世,岂不天下大乱官商利益攸关,有谁愿意这样做呢 毋庸赘言,各地政府疯狂追求土地出让金的利益驱动,催谷征地开发房地产热潮席卷神州据统计,金融海啸前的二○○七年,全国土地出让收入达到一万三千亿元,去年房地产市道不景,仍然接近一万亿元的规模,更有房产商透露,目前内地楼价的一半为政府的土地出让金 更可怕的是,每年过万亿元的土地出让金握在地方政府手中,大小官员们在征收和使用等环节上黑箱作业,毫无监督和约束,成为官民冲突、上访不绝的导火索,以及滋生官场腐败的肥沃土壤在山东济宁,当局以每亩六万元的价格向民众征地,再以每亩一百万元的价格向开发商转让,但当局从未交代巨额土地转让收入的使用及流向由此令人联想到,安徽等贫穷乡镇竞相建造“白宫”办公楼、东莞镇长赴澳门豪赌输掉亿元公款,如果没有可观的土地出让的收入,他们如何牛得起来 除了利益需求,违规成本过低,也是各地拒绝将卖地收入纳入预算管理的主因审计署去年曾报告京津沪等省市违规管理使用土地出让金、挪用建楼堂馆所等,但事后谁也没有受到任何处分,今年审计署索性连违规省市名都不提,摆明要让违规者轻松过关零阻吓的违规成本,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