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了50年扫盲 中国的文盲却在不断增加


   一项普查显示,去年,贵州省六埔村(音译)的所有村民都能读写1500个汉字村干部们办了一次聚餐来庆祝胜利,并且向最后通过考试的两名成年人颁发了纪念茶杯   不过,要问六埔畲族女子学校的校长赵华朴(音译),这里究竟有多少人能真正读书写字,他只会尴尬地笑一笑六埔村有30%的成年人是文盲“这是实情……很多人都不能读书写字”赵说他明白,普查根据的是考试,根本不能计算出有多少文盲   尽管中共政府花了50年时间开展扫盲运动,并在2000年就宣布已基本消灭文盲,但中国的文盲却在不断增加其原因十分复杂,包括农村教育的经费问题,以及中国城市对农民工的需求,使得很多人离开学堂到遥远的城市谋生等   在很多情况下,比如在贵州的这个村子,很多只接受过小学教育的农民,已忘了基本的读写技能   据中国媒体报道,2000~2005年,中国的成年文盲人数从8700万增至1.016亿,上升了33%媒体还指出,即便在文盲增加之前,中国文盲就已占全世界文盲的11.3%   中国一向以重视教育的传统为荣近年来,更是不断加大力度提高教育水平,比如立法规定每名儿童都必须接受9年义务教育但很多农村地区根本没有学校或者学费高昂   在中国,非文盲的定义通过考试确立不过,即使人们通过了考试,他们通常也不再继续念书既然平时无需读书写字,很多人也就忘了这些基本技能这种情况在少数民族、农村妇女以及失学少年当中尤为突出   在六埔村,很多文盲都是老年的家庭妇女作为少数民族的畲族人有自己的语言,他们几乎没有接受过正规教育   不过,在赵校长的努力下,情况有所好转在最近的一个周六晚上,赵打着手电筒爬过一段岩石山路,走向一座简陋小木屋在小木屋里,两名志愿者教师和一名年纪稍大的村干部坐着围成一圈,他们在教8名女性文盲认字,屋里还有一台开着却没有声音的电视机   老师说,很多妇女没时间来上课她们每天在地里劳作12个小时,早已筋疲力尽,晚上回家还要伺候一家老小的吃喝44岁的村干部吴婉琴(音译)每周六组织妇女进行扫盲,她必须打着电筒送几个人回家,有些甚至要走半小时的路   一位教授表示,成年人只是被教会怎么通过考试而已,“这和植树造林一样很多人种树,但是很少有人会去用心栽培,结果是这些树都死了,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