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大学关闭孔子学院成全球首例 纪录片揭内幕(图)


前言:今年以来西方世界掀起一股反制中共“锐实力”(Sharp power)的浪潮,有别于传统的“硬实力”与“软实力”,各国对中共透过统战、渗透手段,在学界、政界与社会上扩大影响力的情况日益警惕,其中对于中共输出意识形态的“孔子学院”也产生诸多质疑 2013年,加拿大麦克马斯特大学(McMaster University)宣布关闭孔子学院,创下全球首例《假孔子之名》这部电影记录了当时在加拿大教育界引起正反方激辩的过程,也是唯一记录该事件的电影团队,本报专访该片导演秋旻,与她畅谈其制作这部电影的心路历程 加拿大华裔导演秋旻花费三年时间,制作《假孔子之名》纪录片(导演秋旻提供) Q:当初为什么想要拍摄这部纪录片 A:有三个原因首先是2013年,我在加拿大的主流媒体《环球邮报》上看到一篇报导,加拿大麦克马斯特大学准备关闭跟中共合办的孔子学院,原因是孔子学院在中国招聘的一位教授汉语的老师,她投诉在她应聘过程中,因为自己的信仰而受到歧视,加拿大对人权与歧视看得很重,这在当地已经违法,所以麦克马斯特大学决定关闭孔子学院我看到报导后非常感兴趣 其次是身为从中国大陆出来的华裔移民,对中加关系的议题很有兴趣,且事件主角跟我一样,也是从中国大陆到加拿大的一位华人,我很希望探讨这些华人在海外的生活 第三个原因是我虽然听过孔子学院,但只知道它教中文,不明白为何会存在歧视的事情,想了解是否存在更多人们不知道的情况,很想探讨这个问题,基于上述三个原因,当时就决定拍摄自己的第一支纪录片,前后花了三年的时间 Q:拍摄过程中印象最深刻的故事是什么 A:我在拍摄前先做了大量研究,发现除了人权歧视的问题之外,海外对孔子学院有很多批评的声音,包括中共利用孔子学院输出共产主义的意识形态,以及学术审查,甚至还有对于孔子学院在海外从事间谍活动的指控等 我带着这些问题走访了加拿大开设孔子学院的高等院校和中小学,但他们往往不直接回应质疑与批评,甚至在温哥华高贵林市(Coquitlam)教育局采访时,对象是教育局董事会主席和加拿大方面的孔子学院院长(一般是中加双方各派一位院长),两人最后终止了我的采访,并且想要收回之前签署的采访授权书 另一起事件是发生在加拿大安大略省的布拉克大学(Brock University),我们计划采访该校孔子学院的两位院长和一位留学生部门的管理人员,第一天采访其中一位院长时,问及麦克马斯特大学关闭孔子学院对他们的影响,对方回答:“没有影响”,之后顺利完成采访但第二次采访前夕,却收到另一位孔子学院院长发来的文件,提出一份附带6个条件的采访同意书,其中一项是该校有权审查我采访的所有内容,并且有权收回,这对于记者和媒体人而言,是在干涉采访自由,所以我没有签同意书,第二天的拍摄就泡汤了 这两件事情令我感到印象深刻,加拿大是个民主国家,遵从言论自由、新闻自由与学术自由的价值观,但为何在加拿大境内的大学所开设的孔子学院,会向媒体提出如此不合理的要求,我当时就感到大学会出现这种行为,与孔子学院是不无关系的 中共利用“孔子学院”,作为其输出意识形态的场所,这样的做法让西方国家产生越来越多的质疑(导演秋旻提供) Q:过程中是否受过中共的打压 A:拍摄过程当中,我没有体会到中共直接的压力,但在联系开设孔子学院的大学的过程中,后来变得越来越艰难,刚开始接触到2~3个大学后,后来就完全吃闭门羹我认为,孔子学院的总部“国家汉办”应该有告诫加拿大的孔子学院,不要接受采访,这方面是一个阻力,让我的拍摄变得比较困难 此外,在纪录片拍完后,中共方面有一个最大的反应是在去年11月,《假孔子之名》在日本东京有一个放映会,那是一次国际性的人权会议,与会人士包括来自全球四大洲关心中国人权与民主自由的人士,也包括台湾民主基金会我受邀去放映这部电影,会议场馆是国立奥林匹克青年运动中心,后来从主办方处得知,在会议第一天就受到来自中共的压力,中共驻日本大使馆透过日本外交部,对场馆的管理人员施压,并明确指出两个原因,一个是不应放映该纪录片,一个是不应邀请法轮功学员发言,中共声称这两件事情与奥林匹克中心的宗旨不符,要求把会议取消,但后来日本政府没有屈从于中共的压力,告诉主办方会议照常进行,进而让电影能顺利放映,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