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北京高校5名学生坠楼亡 专家坐不住了


这样的频率震惊了社会,也震惊了一些专门关注大学生危机事件的人士这些人士包括出生于加拿大、客居中国20年的费立鹏博士(Michael Phillips)和北京工商大学林永和教授费立鹏博士长期关注自杀问题,是北京回龙观医院“北京心理危机研究与干预中心”负责人林永和教授则长期从事高校心理咨询工作,并担任北京高校学生心理素质教育工作研究中心主任他们认为,悲剧本可以避免 危机频发,有些高校并未真正重视 林永和表示,历史资料表明,四五月确实是大学生危机事件的高发期,10多年前,北京高校就曾发生过与今年相似的情况 费立鹏也表示,根据他的研究案例,连续几天内发生多起大学生自杀事件的情况比较少见,明显比往年报告的密度要大得多 但他们都表示,这并不意味着大学生自杀率就特别高林永和提供的数据表明,近几年,北京高校大学生自杀率为十万分之零点四六教育部官员日前在中山大学一次会议上说,北京高校中每80万人中仅有15人自杀,低于社会自杀案 尽管如此,大学校园发生的多起大学生危机事件,都会引起社会的高度关注,这与大学生群体受到整个社会关注程度较高有直接联系,更重要是,类似事件的频发确实引起了社会的警醒有统计数据表明,2000年以来,北京高校发生类似事件导致学生死亡人数平均每年都在两位数以上,而今年截至目前的数据,已接近去年全年的总和 林永和认为,危机事件的连续发生已经影响到了大学的正常教学秩序,波及的人群包括大学生、家长及整个社会,人们心理受到了震撼和冲击,想要不断地弄清事情真相,总结分析原因,预防同类事件的发生 费立鹏也认为,加强研究是很有必要的他表示,目前在自杀研究领域最需要的资源就是准确可靠的数据他发现,通过媒体报道出来的数据并不是实际可用的研究数据,用符合流行病学的方法去分析数据才能提供切实可行的方案,数据不可靠,就不可能形成有效的方案 但目前一个值得反思的现象是,许多高校发生类似事件后,采取消极应对的措施,并没有真正重视起来 加强危机干预,悲剧本可避免 费立鹏表示,自杀者在自杀前一定是有征兆的,有没有被发现并得到帮助,对最后是否发生自杀有很大的影响提高周围人的敏感性,并提供志愿服务的机会,也给心理障碍者提供了易于接受的求助渠道 林永和也认为,一个生命的主动终结是非常痛苦的过程,往往会留下许多痕迹,怎么遮掩也是掩饰不住的“这种行动绝不是毫无考虑的,而是有着一个巨大的心理冲突过程,因此,这类危机事件有许多生理、心理挣扎的蛛丝马迹,就像地震前有动物慌乱的痕迹一样” 他表示,如果这种迹象及时被同学、老师等人发现,及时进行危机干预,就可大大减少发生的几率,“北京某高校一个清洁工发现有个男生在楼顶徘徊,马上通知学校相关部门,结果一问,这个学生果真已经萌生了非常强的自杀念头” 林永和说,美国弗吉尼亚理工大学的校园枪击案就更能说明问题,老师和同学很早就发现了凶手(赵承熙)存在心理问题,并进行了一些心理干预,但由于措施不到位,过程存在诸多疏忽,最终酿成了巨大的灾难他认为,应当对那些可能存在问题的高危学生展开监控,建立了“四早体系”----早教育、早发现、早预防、早干预 令费立鹏感到遗憾和痛心的是,有心理障碍并导致想不开的人,大多数从来没有寻求过心理帮助 “大学生们大多知道或能意识到自己的问题,但是不敢求医”他接触过一些大学生,知道自己心理出现障碍后,害怕到学校心理咨询室去,因为心理咨询室会将他们的资料和状况记录在案这样一来,有学生担心:万一学校知道我有心理问题,要我休学或退学,怎么办学生担心造成不良的后果,就只好继续掩盖这种“面子问题”,在男生中更为普遍 “发现学生有心理问题后,让学生回家,这样只会让学生更悲观”费立鹏说,这时如果你对学生说“好好休息吧”,其实在学生听来是“你不让我上学”,会受到更大的刺激 “要增加求助率,就要减少求助可能带来的危险”费立鹏认为 “现在的大学心理咨询室,力量其实非常弱” 费立鹏认为,学生在学校的咨询室能否得到有效的帮助,也是很大的问题他所调研过的高校心理咨询室,无论是人力、物力、财力,还是专业水平,都有很大的差距 林永和也承认,多起危机发生后,暴露出的问题给高校敲响了警钟按照要求,3000名 ~5000名大学生就应当配备一名专职心理咨询教师,目前北京大约有70万在校大学生,但2006年统计出的心理咨询教师只有108名,按5000名学生配备一位算,人数还不到位,按3000名学生配备一位算,差距更为巨大“专职的心理素质教育教师数量不够,是不争的事实” 不仅如此,林永和认为,这些教师工作不稳定,素质不完全符合要求,也是很重要的问题从经费上来说,缺口很大 “按照规定,一个学生应该下拨10元以上的心理咨询费用,但很少有高校能到位,而危机预防的整个体系,在很多高校也没有健全,潜在的危险更大” 让费立鹏不满意的是,不少大学让教品德课的老师去当心理咨询教师,“他们的服务太不专业”他建议,高校心理咨询室应该有明确有效的评估措施,提供不同档次的服务,当本校咨询教师不能解决某个问题时,要及时往上一级医院转“大学的心理咨询室要改变服务态度和处理方式,太迟和太麻烦的方式都容易失效” 据了解,北京心理危机研究与干预中心正在推行一项全北京学校的心理计划,旨在提高学生的适应能力和面临挫折时的调整技巧整个计划推行下来要3年~5年,并得保证所有学生都参加费立鹏担心,如果是自愿参与,那些有心理问题的学生会选择躲避 费立鹏表示,这个项目需要650万元经费,可是上级部门没有批准他介绍,在国外的学校,校长们会亲自来推行这类计划,而在中国的学校,心理咨询师们甚至没有权力去说服校长去做这些事情 媒体的责任 林永和表示,他更愿意将大学生坠楼事件称为大学生危机事件,而不称之为自杀“自杀需要公安机关或医疗卫生部门确认自杀,而且这类事件要有明显的迹象来推断,如留有遗书、做过善后安排等,但很多时候不能确定” 他表示,出于保护逝者、维持校园正常秩序、避免因报道过多引发效仿等不良后果,媒体报道时应淡化细节,尤其是在报道诱因时,不能想当然,“现在直接引发的原因可能是学习压力、就业压力、身体健康因素、贫困、交往压力等,但一个危机事件发生,往往综合了多因素的影响,才导致危机行为的产生” 费立鹏也认为,最近频繁发生的学生自杀事件,会迅速在网络上出现,信息的扩散不但不会有助于问题的解决,反而不利于局势的控制“过度渲染自杀,或是报道方式的不恰当,都可能引起模仿媒体注意越多,越难阻止” 他主持的干预中心,还有一个重要任务,就是指导媒体如何报道自杀他建议,媒体在报道自杀时,要避免具体方法的描述,不要说具体的自杀措施,不要放在头版渲染,更不应把死者“新闻人物化”、“英雄化”他认为,媒体的关注点不应是“又出现了一个案例”,而是放在如何预防、提供服务机构和获得服务的途径等方面 “媒体经常会想尽办法去报道死者的死因,其实媒体所报道出来的某一死因,和自杀并不构成因果关系,只是诱发因素之一”费立鹏说,自杀是抑郁症、遗传、自杀未遂、生活质量差、急性应激强度低等复杂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媒体应该做的是,让人了解自杀是怎么回事,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