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富后的哀伤 组图


石油、天然气让卡塔尔成为全世界最富有的国家但是,人均十万美金的年收入,是否给卡塔尔人买来了幸福?突飞猛进的发展路上,有没有丢失更重要的东西?BBC记者泰勒尔去多哈看个究竟 卡塔尔首都多哈,天气还不算太热,可以坐在外面再过几个星期,大多数人可能就受不了,不需要露天工作的人都将躲到室内、享受空调的凉爽 但是现在,海滨大道上,还有许多人悠闲地享受着下午温暖的阳光 过去几年,海滨景色突变,几乎认不出来了曾经平缓的沙滩上,耸立起一片玻璃、钢筋的摩天大厦,犹如人造森林 卡塔尔大学社会学教授卡瑟姆·阿尔-汉尼姆说,“我们已经城市化了我们的社会和经济生活都变了—家庭已经分散,消费文化成了主导” 卡塔尔政府大力宣传突飞猛进的正能量 不到一个世纪以前,卡塔尔还是赤贫,现在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人均收入高达10万美元(6万英镑) 整座城市成了建筑工地 但是,这样高速度的变化给卡塔尔社会本身带来怎样的冲击?对此,理解仍然不够深入 在多哈,你可以感受到压力城市仿佛是巨大的建筑工地,整片整片的小区或者已经成了工地,或者正在拆除等待重新开发每天都要多花好几个小时堵在轰隆隆的车流中,增加了人们的压力感和急躁情绪 当地媒体报道,卡塔尔现在离婚率高达40%卡塔尔人----大人、小孩都算在内,肥胖率超过三分之二 卡塔尔人享受免费教育、免费医疗、就业保障、住房补贴,甚至水电都是免费的但是,丰衣足食本身也带来了问题 在卡塔尔的一所美国大学的一位学者告诉我,“大学生一毕业,面前摆上20份工作供挑选,让他们眼花撩乱感觉有种必须作出正确选择的巨大压力” 在卡塔尔,外国人与当地人的比例大约是7比1常驻卡塔尔的人说,毕业生越来越不满意,他们拿了个挂名差事被雇主打发走,真正令人满意的工作都给了外国人 人们越来越强烈地感觉到,在急急忙忙追求发展的路途中,丢失了一些很重要的东西 卡塔尔的家庭生活也在“蒸发”绝大多数孩子都由来自菲律宾、尼泊尔或是印度尼西亚的保姆带大,两代人之间出现文化以及见解的鸿沟 乌姆·卡拉夫今年60多岁,脸上蒙着传统的面罩她向我介绍了自己年轻时生活的“简约美” 沙滩边耸立起钢筋水泥的森林 乌姆说,“原来,我们都很自足家庭的紧密联系丢了,很痛心” 多哈以西,尘土飞扬的平原上,在一个大意是“蛇村”的小地方,农夫阿里·阿尔-贾哈尼给我端上一个锡碗,里面装着刚刚挤好的骆驼奶,还很温乎 阿里说,“原来,你干活才能挣钱,不干活就不挣钱,好多了”他一边说话,一边拿出一枚甜枣,蘸了蘸骆驼奶上的泡沫,放进嘴里,若有所思地慢慢嚼着 他说,“政府想帮忙,但是,变化太快了” 其他人也同意阿里这种政客脱离人民的说法,特别是当局投入巨大努力申办2022年世界杯、并被指控腐败;随后,国际媒体对世界杯场馆筹建之关注程度远远超过卡塔尔人的预期 玛丽亚姆·达若吉是新闻系毕业生她整了整头巾,和我说起了威胁感 玛丽亚姆说,“卡塔尔人很害怕突然间,全世界都要看看我们我们是一个封闭的社会,他们都要来、带来不同的东西我们怎样表述自己的价值观念?” 卡塔尔社会是一个阶级社会,阶级通常还和种族挂钩,非常不平等 当局试图调整平衡,比如说,废弃让外国工人遭受奴工般待遇的“卡法拉”制度,或者向外国人放开卡塔尔公民资格,随之带来的恐惧是,稳定将受到侵蚀,文化价值将被削弱 仿古重建的瓦齐福集市 但是在卡塔尔,稳定已经成了不断缩水的资产,价值观念已经在转变 伴随着和沙特阿拉伯以及其他邻国一度坚强的盟友关系的崩溃,以及对世界杯冲击波忐忑不安感的扩散,卡塔尔当局可能会发现,自己面临改革的压力 一名卡塔尔女郎对我说,“我原来根本不知道这个卡法拉我心想,为什么从前不改?” 海滨大道后的瓦齐福集市,人们喝着咖啡、抽着水烟,享受傍晚的清凉10年前,原来的老集市被拆除,之后仿古重建 这是我所知道的唯一一个可以看到男人端着簸箕、拿着笤帚走来走去的人多哈非常注重清洁 一位常年在卡塔尔居住的美国人类学家说,“给卡塔尔人一点同情心吧那些真正重要的东西,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