帥銀川的匠心:用古建模型傳承中國建築文化


   新華社太原10月4日電(記者王學濤)山西平順縣天臺庵是中國目前僅存的幾座唐代木結構建築之一,目前正在落架大修這次修繕過程中,為進一步研究天臺庵唐代建築的結構,負責人帥銀川專門製作了一個結構“小樣”     “有了按照兩種修繕方法製作出的結構模型,專家們就能更好地決定是恢復原狀,還是現狀維修”帥銀川說     作為山西古建築保護研究所的高級工程師,59歲的帥銀川是一位製作古建築結構模型的行家,30餘天就製作出了兩種不同結構的小樣模型,為修繕這座唐代建築提供了便利     由於從小善於動腦筋,1979年山西省古建築保護研究所剛成立時,帥銀川的手藝被看中,從一個農村小木匠“農轉非”,成為研究所的一名正式員工“23歲時就是六級工,掙90元,當時副所長才掙45元”他說     小小的古建築模型蘊含著保護者的大夢想——把古建築“搬”到室內帥銀川說,當時山西省古建築保護研究所領導們對古建築非常有感情,希望在中國古建築大省山西建立一座古建築模型博物館     於是上世紀80年代開始,帥銀川就挑起大梁,一邊補習古建築理論知識,一邊製作二十分之一比例的古建築木結構科研模型     首個古建築模型是洪洞廣勝寺毗盧殿為了把這座建於元代的國保建築的模型做好,帥銀川借了黑白照相機獨自到廣勝寺對古建築進行多角度拍攝,並對上上下下的結構進行測繪之後他又去買核桃木,等木料自然風乾後才開始動手製作     “工具自己製作,因為沒地方買模型一般不上彩繪,所以選料時顏色要一致最重要的,還是要把古建築裏裏外外的結構做出來”帥銀川說,他花了兩年時間製作出了第一批廣勝寺古建築科研模型     隨後30餘年,帥銀川製作出的古建築結構模型多達100餘座,而且部分古建築模型,例如應縣木塔和鸛雀樓曾分別作為賀禮慶祝香港回歸和澳門回歸,並遠赴義大利等國參加展覽     遺憾的是這些古建築模型,有些因為無處安放而遠走他鄉、零散安身帥銀川回憶說,部分古建築模型被贈送給了外省博物館,部分被借去做展覽至今未歸……因此,建造古建築模型博物館的願望30年來仍未實現     隨著時代發展,為提高生產效率,年輕的木匠們採用機械化生產零部件,然後再讓工人們組裝成旅遊紀念品、展覽品、教學用品等     帥銀川認為,機械化生產古建築模型對山西古建築文化起到了積極的宣傳作用,但旅遊產品只是工藝品,而不是靠傳統工藝做出的藝術品此外,機械化生產的古建築模型大多只有“殼”,沒有做出古建築的內部結構     “山西古建築數量眾多,且分佈較散,如果能夠通過模型在一個地方集中展示,既可以作為立體圖紙保存下來,又能供眾人去觀看研究,對傳承山西古建築文化具有積極意義”帥銀川說,目前古建築模型製作和工程修繕,都存在工匠缺失、傳統工藝失傳危機等隱憂,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